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研课】曾冰清:在高中哲学课堂上培养学生思想政治学科核心素养初探

[日期:2015-12-14] 来源:  作者: [字体: ]

在高中哲学课堂上培养学生思想政治学科核心素养初探

                  ——基于李华名师工作室主题研课活动的思考

 

福建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学科教学(思政)专业2015级研究生

曾冰清

  日前,我有幸参与福建教育学院李华政治德育名师工作室的一次主题为基于学科素养培养为导向的高中思想政治课堂教学尝试”的研课活动。经过“拟课先行”“观课在场”“评课交流”三个环节的思维碰撞,我对高中思想政治学科素养及其在真实课堂中的培养开始了最初的思考与探索。

    在“拟课先行”环节,工作室的成员们就《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一课展示自己的教学设计思路。研课过程中,老师们对这堂课例子的选用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几乎所有在场的老师都十分赞同“一例到底”的讲解模式,并关注例子创新的重要性,但在例子的选用上各有特色。有些老师选择以时政热点为切入点,如通过人民币进入货币篮子、新一轮军队改革、反腐等时政热点说明事物的发展;部分老师选择以新兴事物为例进行讲解,如通过分析滴滴打车、淘宝等新兴事物的发展现状及趋势讲解事物发展的趋势和状态。毫无疑问,这些例子匠心独运,无不让人眼前一亮,但老师们在巧设事例的同时也对例子的具体展开与讲解提出了困惑之处,这些困惑也让我们重新审视事例本身。我认为高中哲学模块的教学中例子的选用至关重要,一个好的例子能起到“一叶知秋”的作用。在例子的选用上要处理好以下三对关系:

  第一,“一”与“多”的关系。在场的部分老师表示“一例到底”固然好,但难以常态化,在教学的过程中往往“一例难求”。我认为“一例到底”有其自身的优势,它使得课堂逻辑更加紧密,课堂结构更为完整,但“一例到底”也有其局限性,在这个问题上我很赞同福建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陈敏老师的观点,她认为“一例到底”虽好,但哲学课上只采用一个例子进行讲解,始终觉得缺了点哲学的“味道”。陈敏老师的观点直指哲学教学例子选择中存在的“一”与“多”的矛盾。我认为解决这一矛盾的关键在于在“一”与“多”之间找一条“中间路线”,即“一中有多,多而不散”。在我看来,“一例到底”中的“一例”并非狭隘地指一个例子,而是一个主例,一条主线的意思。正所谓“生活处处有哲学”,如果哲学课堂教学中只采用一个精雕细琢的例子进行讲解,可能会让学生产生“如此巧夺天工的例子只不过是个特例”这类的错觉,脱离了这个别致的例子,学生难以对生活中的其他现象进行哲学思维的解释,实际上限制了学生理性精神的发展,使得本该“一叶知秋”的例子反而“一叶障目”了,这并不是培养学生学科素养应有之义。从教师的角度看,过分追求“一例”反而会在某些知识点上钻进死胡同,甚至会对例子进行过度解释或“打擦边球”,如此一来反而将哲学庸俗化了,也人为地给学生制造了一些不必要的理解上的困扰。

    第二,“新”与“旧”的关系。例子的“新”与“旧”的关系实际上特指例子的典型性和创新性之间的矛盾。在哲学课上有许多典型例子可以很好地说明哲学原理,如黑格尔的“秃头论证”和“谷堆论证”无疑是解释量变质变问题的经典例子。但正是由于这些例子过于经典,反而显得有些陈旧,因而许多老师在上课时不愿意采用旧例、典例,转而使用一些较能体现当今时代特点的新例子进行讲解。但是老师们在讲解这些新例子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困惑。如用互联网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发展说明事物的发展趋势时,对“战胜”一词的理解就出现了不同理解。又如用人民币进入货币篮子一例说明事物发展的趋势时,在“新事物”与“旧事物”的界定上出现了模糊地带。之所以会出现此类解释困难的现象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例子对于老师们来说是“新事物”,对它们的解释还需进一步磨合,才能在解释力上战胜经典例子。总而言之,不管新例子还是旧例子,能说明问题的都是好例子。因此,在例子的选用上,我们鼓励创新,但又不只追求创新,在新例子的解释上还未足够贴切成熟之前,选用所谓“旧”但十分典型的例子也无妨。

  第三,“正”与“反”的关系。一般而言,在思想政治课堂上不主张采用反面的例子进行讲解,但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态度是比较宽容的,因为在我看来反面例子往往更能直面社会问题,切中要害,而多数正面的例子对社会弊病往往切得不痛不痒。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例子本身的正与反,而在效应的正与反。“反例正解”往往比一味地高唱赞歌对学生政治认同和公共参与的培养更加有效。要使得反例获得正效应关键在一个“解”字。如研课过程中有老师提出用纪委反腐的例子说明发展的趋势和状态,在授课过程中必然涉及到一些腐败的案例,但只要在解读时将落脚点落在反腐上,便会获得“负负得正”的效应。课堂中出现这些腐败的例子并不是要告诉学生我们的国家腐败不堪,毫无希望,相反地,这些腐败现象的曝光与整治恰恰说明了我们国家已经认识到腐败问题的存在并积极地寻求解决方法。此类反面的例子向学生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我们国家在建设过程中遇到了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并不回避,并盛情邀请同学们一起探寻解决路径。而十分正面的例子往往像在告诉同学们:我们国家的建设成果显著,大家正享受着发展红利。前者显然比后者更能激发学生公共参与的热情。

  在观摩了福建师大附中何燕林老师和建阳一中罗金花老师的两节课题为《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的同课异构后,我觉得两位老师在例子的选用上对上述三对关系的处理都非常巧妙。何燕林老师以屠呦呦发现并提取青蒿素的过程为主线,并辅之以化学实验等例,其中也不乏语序变化导致语意不同之类的典型旧例,主线明确又拓宽了学生的视野,对培养学生理性精神是一次相当成功的尝试。罗金花老师则以我国高铁发展为线索,辅之以丰富的例子,如吹气球、日心说的提出等例子,与学生共同烹制出一场丰盛的思维盛宴。罗老师在呈现723动车事故这一事例时能够给予学生以正面的价值引导,成功实现了“反例正解”,增强了学生对我国高铁建设的价值认同。总而言之,两位老师的公开课是基于核心素养为导向的高中思想政治课堂教学的一次成功的尝试,这两节公开课以及课后刘文川老师的点评都让我受益匪浅,此次学习让我对高中哲学课堂中思想政治学科核心素养的培养路径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在研课过程中有几位老师提出了素养培养与三维目标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二者虽然难以一一对应,但从三维目标的角度思考素养的培养路径不失为一条好思路,因此我将三维目标的实现融入素养的培养,探索出以下四条培养路径:

  1、形成思维引领

  哲学是一门给人智慧,使人聪明的科学,哲学的学习对培养理性精神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哲学课堂是培养学生理性精神的重要阵地,一这点两位老师在课后自评时都有提到,在“拟课先行”环节中,大家亦对此形成了共识。在哲学课堂中注重思维的引领是培养学生理性精神的一条重要途径。

  2、下放课堂权力

  素养有很强的主观能动性,素养的培养主要靠主体自觉而非外界强加,因而要在课堂教学中培养学科素养,就必须下放课堂权力。就哲学课堂而言,主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实现课堂权力的“简政放权”:一是将举例的权力还给学生。哲学课堂上教师掌握着大量举例的权力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学生哲学思维的发展,有碍于理性精神的培养。此次何老师和罗老师都有意识地将部分列举辅例的权力交还给学生,鼓励学生用哲学的理性思考认识世界。随着素养培养相关改革的逐渐深入,举例的权力可以进一步下放,甚至教师只需提供背景范围,连主例也交由学生自己举出,但这对学生素质和教师自身的课堂把控能力都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二是将解释的权力还给学生。解释的权力与举例的权力是相配套的,在哲学课堂中不仅要学会“以例证理”还要学会“以理释例”。解释权力的下放让学生学会用哲学的理性认识世界的基础上还能解释世界,在两位老师的哲学课堂上解释权大部分放归学生,两位老师都通过层层追问不仅让学生“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三是将提问的权力还给学生。刘文川老师在点评时提到,现在的学生已经被教得不会提问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具备思想政治学科核心素养的学生,尤其是一个具备理性精神的学生绝不会是一个缺乏问题意识的学生。因此,要培育学生学科素养必须在提问权力上“简政放权”,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在课堂上制造一些“麻烦”,以此“逼”学生自行提出问题。四是把试误的权力还给学生。认识的过程并非总是一帆风顺,教师是学生学习道路上的“引路人”而非“清道夫”,教师不能剥夺学生试误的权力,“引路人”的主要任务应该是引导学生克服障碍而非代劳扫清障碍。错误的经历往往比成功的体验更加深刻,所以在课堂教学中教师不要急于将结论告知学生,而应带领学生摸爬滚打,共同探索。

  3、扩大角度格局

  刘文川老师在点评时提道:“要站在国家角度看待学生的发展。”从国家层面考虑,国家关注学生素养的培养,是要培养有理想、有思想、有尊严、有担当的中国公民。虽然哲学的学习主要是对个人思维的培育,但如若将哲学课堂的视角放大到国家层面,它无疑能对学生政治认同和公共参与这两种素养的培养产生重要作用。就如前文提到的正反面例子的应用问题,如果将学生视为国家的建设者和权力义务的统一体——公民,就不必讳疾忌医,过分避讳反面例子。反之,如果将受教育对象视为只有服从义务而无共建责任的臣民,才需要在案例选择上刻板至此。

  对于扩大角度格局这一路径,两位开课教师都做出了自己的尝试。何老师的课堂始于屠呦呦但不止于屠呦呦,在最后何老师以“如何看待‘中国将进入诺奖时代’这一欢呼?”一问将视野拓广到中国教育与科学的发展,引导学生树立文化自觉与自信。罗老师则以中国高铁发展为例,激发学生对我国公共建设和科技发展成就的自豪与自信。两位老师不约而同地引导学生用理性的思维看待国家的建设与发展,并且将学生置于“共建者”的角度激发学生的政治认同,鼓励学生参与其中,为我国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引导学生进行公共参与。在引导公共参与这一点上两位老师都表达得比较隐晦,我认为在这里可以进行进一步的强调。

  4、关注情感对话

  在思想政治课堂教学中,学科素养的培养离不开三维目标的达成,思想政治学科作为一门具有德育性质的学科,其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设定与达成显得尤为重要。在四个学科核心素养中,“政治认同”与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关系最为密切。虽然哲学课堂注重“讲理”但也不能不“重情”,“情”与“理”在此时并不相悖,反而能够相互促进。在哲学课堂上关注情感对话,进行情感升华,不仅无碍于理性精神的充分发挥,而且能够提升个体对自身及社会的认同感,促使学生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学习和生活中,实际上推动了政治认同、法治意识和公共参与素养的培养。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