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李华:就“好钢用在刀刃上”看课程资源的合理配置

[日期:2017-05-19] 来源:  作者: [字体: ]

就“好钢用在刀刃上”看课程资源的合理配置

福建教育学院  李华


 

前段去看了张艺谋导演的《长城》,这部电影动用了大量当红男星。按理说“著名导演+当红实力影星”参与的作品应该票房大卖,但是很遗憾,该片票房虽然过了10亿,但因为投入成本高,投入与产出比的效益并不高。影片里,作为重要资源的男演员所扮演的角色个性不鲜明,故事情节平平,整部电影看完都不知道他们扮演的角色姓甚名谁,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死的死,伤的伤,最后不知所终。演员的接连亮相,非剧情所需,而只是为展示他们的存在感,势必冲淡主题,影响电影的深刻内涵,让作品内涵浅显化。

影视与德育课堂教学在教育上所起的作用类似,都是向人们传递政治文化和社会规范。对好课、好电影的评价角度、评价标准不同,但其共同的目标就是能帮助人认识生活的本质,了解人生的真谛。要在规定时间里达成这个目标,给人以智慧,培养正确的世界观、认识和价值观,就需要教师或者影视片导演在相应的时间里调动各种资源将预定目标落到实处。正所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仔细观察即可发现,面对琳琅满目的资源,当前许多课堂教学资源的选用也出现了滥用、浅用、误用等状况,这不仅让人惋惜资源的浪费,同时也使课堂教学效率低下,有违教学初衷,甚至与教学目标渐行渐远。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谈谈在选用课程资源达成教育教学目标的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一、堆砌,不等于丰富
    滥用,无疑是资源的最大浪费。时间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人生如此、电影如此、课堂教学也是如此。在有限的时间里,堆砌太多的资源,不仅无法将资源的效用发挥出来,还会因此浪费有限的时间。

曾经听过的一堂高中政治课,教师为了表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整堂课一会儿用视频播放当地历史沿革,一会儿让学生介绍当地风俗,一会儿让学生表演小品,一会儿又让学生演唱当地方戏剧……一节课下来,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几乎每一个资源的使用都是为了展示而非挖掘其深刻的教育教学内涵。其实以今天的资讯发展程度来说,学生要获取生活中的传统文化并非难事。就德育课程而言,该节课的教学目标应该是培养学生的理性精神和国家认同,即透过传统文化的具体表现去挖掘为什么这些传统文化能够传承下来,而某些文化则无法传承下来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学会判断哪些传统文化应该传承下去,怎样传承下去,在传承的过程中学生自身能做什么。不是说德育课堂学生不能表演、不能活动,而是教师在组织活动前首先要明确德育课堂需要培养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具体是什么,而非诸如表演能力、朗诵技巧、电脑操作等。前不久刚听了一个片段教学,教学内容是有关“政府的职能”。短短的15分钟,教师选用了4个视频,在视频之余还讲述与视频相似的故事,课堂设问也停留在最浅显的层面“视频展示了政府的什么职能?”在这个教学片断中,没有时间让学生回归生活,从自己的生活去认识政府职能的作用,仅仅只是教师浅显的展示,如此设计,没有学生的思考,何来学生学科素养的培养?一节课时间有限,教师选择的每一个教学素材都要有其教育意义,甚至一个素材可以从不同角度深度挖掘。精心选取典型的课程资源,在课堂上引导学生深入思考,培养学生的理性思维,多角度、深层次充分挖掘资源的有效成分,才能帮助学生养成学科核心素养,并学会辩证地看待世界万物。
    要避免滥用教学资源,教师就要懂得割舍,相似的资源无需重复,无效的素材尽量不用,不要冲淡主题。林清玄曾举过一个为了目标更好地实现必须大胆舍弃多余东西的例子,他说“他带领我在园中穿梭,手里拿一把利剪,告诉我如何剪除那些已经没有生命力的树枝。他说那是一种割舍,因为一棵果树的力量是一定的,长得太密的枝桠,明年固然能长出许多果子,但会使所有的果都长得不好,经过剪除,就能大致把握明年的果实。”课堂教学中教师学会割舍,懂得对众多的课程资源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能最好地达成教育教学目标。

二、热闹,不等于有效
    教学中,不少教师没有深入细致地钻研课程标准并把握学生特点,没有仔细研究教材与学生的结合点,对课堂教学目标的设定不明确,把关注点放在如何让课堂看上去很热闹,让学生看起来很积极,把表象的“热闹”当作教学目标。在此目标导引下的课堂教学往往沦为师生的“秀场”,看上去非常热闹,但距离该堂课应实现的三维目标却很远,也没能解决教育教学中的问题。

    曾经有教师上高中的“防范校园欺凌”的主题班会时,让全体学生按轻重缓急拍自己的大腿模拟大雨点小雨点的情景导入。课后,我问该教师这个环节设计的目的是什么。该教师说这是课前暖身活动,为了活跃气氛。但就那节课的容量来看,要让学生在45分钟时间里弄清楚校园欺凌的成因、表现及有效防范措施,并学会自我保护,时间是挺紧张的,单纯花时间热身就显得太浪费了,而且该活动没有什么挑战性,只是看上去很热闹,其难度更适合小学生。此外,这节班会课上,教师还让学生模拟校园欺凌的过程。姑且不说在课堂上再现校园欺凌“拳打脚踢”场景对学生的影响如何,就教学情境创设而言,本来用一小段视频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却为了课堂的“热闹”大费周章,忽略了本课的重点应是让学生思考校园欺凌中欺凌者、被欺凌者和旁观者各类人的心理如何,是为了帮助学生养成心理文明。并不是说高中生的课堂不需要活动,而是每个活动都应围绕教学主题,瞄准教学目标,要考虑课堂群体活动的学生年龄和心理的适应性。同时,学生群体的活动前后要有连接,即前一个活动是后一个活动的前提和基础,后一个活动是前一个活动的延续和提升。前后活动能层层递进,让学生从思维到能力都能上一个新台阶。

由这节班会课,我联想到广东黄平老师上的一堂“我真棒!”的主题班会,这次的班会设计得有序且每个环节都有效。整个班会的目的是要帮助学生相信自己,树立自信自强观念。黄平老师让学生在简单活动(30秒拍手)中获得成功体验并总结经验的基础上,体验复杂活动(魔术套环)中的失败和成功,在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之后,通过各种方式最终让全体学生都能成功,从而使学生意识到在坚持不懈、认真学习和同伴互助等条件下,经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收获“我能行”的自信和成功。其中有个细节特别值得回味——在第二个环节转入第三个环节时,黄平老师对正沉浸在玩魔术环道具的学生说:“我现在数10下倒计时,在我数数结束前,能够迅速把魔术环能成功放进书包的同学,我就把魔术环送给他;如果没有收好,我就不送给他了。现在开始倒计时,10、9、8……”时间是课堂不可再生的资源,如何让学生尽快从前面的行为活跃转入下一个环节的思维活跃,黄平老师设计的这个过渡可谓精彩至极。如果让小组长强行把道具收上来或者命令学生收好,都有可能让学生的参与情绪受影响,甚至可能引发逆反心理;如果直接说送给学生,但是为了课堂的顺利进行先把东西收起来,又会让课堂因为学生的惊喜过旺而难以控制。黄老师用倒计时的处理,学生为了得到魔术环会非常迅速地将其收起来,同时还会因为这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其实黄老师是有心送,他的倒计时读数非常慢)而增强学生的自信,此活动和本课的教学目标一致,这么设计和处理是有效的。
    反观我们的公开课教学,不少教师课上喜欢指挥学生或唱或跳,或搞怪、或“戳胳肢窝”式幽默……究其原因,这与教学目标的设定模糊有很大关系。不少教师教学设计上的“三维目标”只是纸上谈兵,他们害怕的是课堂的安静,担心课堂不热闹会显得自己的教学水平低。解决该问题,根本在于教师的教学观,即教师为什么上课?如果教师开课时能摈弃“好看”“好评”等杂念,回归“一切为学生成长”的初心,静下心来认真钻研教材、关注学生,选择最恰当的教学资源。在此,想用佐藤学先生在《静悄悄的革命》一书中的句子与大家共勉:“在追求虚假主体性的教师的意识深处,有着与学习的活动或内容无关的、想轻松方便地控制教室、维持秩序的欲望!仔细地倾听和欣赏每一个学生的声音,应当追求的不是‘发言热闹的教室’而是‘用心地相互倾听’的教室。”
    三、精彩,不等于准确
    在教学资源选用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对资源选用不够准确。不准确主要是指所选择的教学资源与教学目标是两张皮,无法贴近教学对象,激发不了学生的情感共鸣,这样的课程资源即便再精彩,也无法服务教学目标。曾经有一名教师在福建师大附中借班上了一节以“校园文明”为主题的高中班会课,而我与这名教师就是否选用电视节目《变形记》中易虎臣从叛逆到蜕变的过程的三个视频有过一番讨论。该教师想从易虎臣在学校时期的叛逆,到农村生活的转变,以及回校后蜕变为好少年的事例来诠释班会“校园文明”的主题。以下是我和该教师的研讨过程,我觉得这个对话应该对教师合理配置课程资源有启发——

我:在校园文明的主题下,为什么选择青春期叛逆,而不是校园暴力?
   师:叛逆比暴力更具有普遍性。农村生活指的是外在环境的变化,导致他的心理变化,其实真正变化的原因还是他的心理。 
   我:如果易虎臣在原来的学校、原来的家庭继续生活,会发生后来的变化吗? 
   师:在农村生活经历的人和事,触及他的内心,使他懂得珍惜、感恩,进而改变了他。我用视频三,回到大城市的易虎臣会不会回到原来的他,也是为了说明发生变化的原因在于内心。在视频三播放之前,有个学生活动,让大家猜测回到大城市后的易虎臣可能会有什么变化,是恢复原状还是成长? 
    我:我不否认易虎臣的心灵改变导致行为改变。我想探讨的是,如果学生叛逆,在原有的外部条件下,他会不会改变?如果会,原因可能是什么? 
    师:改变的原因有家庭、学校、社会、自身。 
    我:简单说,假如你是易虎臣,你没有条件参加《变形记》栏目,没有到栏目组特定的农村,你会改变吗? 
    师:这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所以我把它也放到课堂上。在播放完视频一后,邀请学生一起探讨,任易虎臣的青春期叛逆继续发展,后果是什么?如果不具备参加节目的条件,可以怎么改变他? 
    我:就“校园文明”的主题看,变“不文明”到“文明”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怎么改变他?”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说的,在不了解起因的情况下,学生往往无法设身处地回答。能否让学生思考“同处在青春期的你,是否有类似易虎臣这样的叛逆?如果有,原因是什么?如果没有,原因又是什么?青春期叛逆会带来什么后果?”如此学生会感同身受,有话可说。这就需要给学生思考、讨论的时间,让他们找到青春期叛逆的原因,为后半场重点解决“青春期叛逆的难题”做好铺垫。所以课堂上要做好时间的掌控,把时间放在最能反映主题,并解决学生的思想问题上。青春期叛逆很普遍,可以讨论,但解决问题要切合实际,主题就围绕着“如何理性度过叛逆期”。易虎臣是不是高中生?这里运用这个例子,从年龄上考虑是否合适? 
    师:他是初二的学生。就校园文明的话题来说,讨论暴力行为会让整体的气氛比较深沉,而且校园暴力对于师大附中的学生不具有普遍性。叛逆心理比较具有普遍性,学生有话可说…… 

从上述对话中可以看出,教师在选择教学资源时,应该用唯物辩证观看待问题,以科学的思维方式看待学生的成长。就教学资源本身看,易虎臣叛逆的状况在青少年中比较普遍,但其蜕变的方法非常特殊,《变形记》里教育和改变学生的办法对学校教育而言不典型。把问题学生放到农村吃苦促使其改变,这是一种个体性的做法,对全体学生而言不一定适用,而且这也不是普通家庭能够做到的。班会课是面向全体学生的教育,特别要启发学生的内因,而《变形记》则是通过改变学生的外在环境进而引起学生的变化,何况,本次班会课的主题是“校园文明”,要求在校园中培养学生的文明举止,从这个角度来说,方向上会有些不合适。另外,该课是一堂面向高中生的班会课,即使是叛逆,高中生也与初中生存在层次不同、性别不同、家庭条件不同等问题,叛逆的表现不同,改变的方式自然也不同。所以,如何引出学生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并找到合适自己的解决办法,是这节班会课设计要考虑的。虽然教育有共性,但是这次班会课教学资源的运用显然要更多地研究学生的实际情况,如此才能让教育走入学生心里。

还要特别提醒一句,德育课程教师在选用课程资源时要具有政治敏感性,对一些不能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的,与培养学生学科核心素养相悖的资源要坚决摈弃,否则出现方向性错误,不仅无益于教育教学,还会对学生的健康成长产生负面影响。这就需要教师增强自身的学科素养,提高分析力、鉴别力和选择力。

有别于张艺谋的《长城》,我深深地被电视剧《琅琊榜》的制作所折服。这部剧被称为“良心剧”,不仅其思想性、艺术性都较同期播出剧高出许多,其对资源的使用更是几近极致。且不说一些次要的角色均由制作组中的工作人员担任,节约成本,就拿剧情的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将演员的作用和电视剧的故事表现力紧密结合,就可谓是真正的经典。在剧中,明星不是点缀,而是角色本身,每个演员的表演都会让我们他就是那个角色。可见,对资源的使用,不单要看选择的资源是否精彩,还要看是否使用得准确。

综上所述,作为德育教师,应该在深入细致地解读课程标准和分析教育对象的情况下,进一步加深对课堂资源价值的认识,并探索合理优化课程资源配置的策略。上好德育课,学会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才能在促进学生健康成长的同时,也推动自己的教育教学能力、智慧与精神的共生。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