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李华:我们究竟希望孩子成为什么?

[日期:2018-02-2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我们究竟希望孩子成为什么?

福建教育学院  李华

本文发表在《福建教育》(德育)2018年第2期

 前不久福建师大110校庆,福建师大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学生来采访我,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请老师结合自身的人生经历体验等对我们马院学子提出一些希望和建议”,我提的第一个建议就是“热爱你的工作”,我告诉大学生们我特别热爱教师这份工作,它带来的快乐不是金钱和名利可以衡量的,教师在帮助学生成长的同时,也收获了快乐,获得了内心的满足。正是因为热爱,所以拥有力量。我提的第二个建议是“公正地善待每一位学生”,我告诉他们对学生的一视同仁,才让每个学生都更好地正视自己。我很骄傲地告诉大学生们我的学生曾说:“在我们班,不管成绩好坏,大家都能够向最好的自己发展,不会因为成绩不好而自卑。”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说过“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我就是想让这些未来的教师们知道: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他自己成长的样子,而教师最应该做的就是帮助学生同时也帮助教师自己成为更好的那个自己

如何让学生成为更好的自己?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考察北京十一学校时曾说过当下的教育改革要达到三个“心”,即小学要开心,到了中学阶段要活心,到了大学、研究生阶段要静心。

一、让快乐的童年为幸福人生奠基

    那么小学为什么要开心?作家余华在《活着》一书中特别提到“一个人的童年是决定他一生的,世界给我们的最初图像就是在这时候出现。每个人其实都一样,童年会左右他的人生,虽然他长大以后可能会做这样或那样的工作,但无论他做什么,世界的图像是不可能更改的,充其量只是做了一些修改而已。只不过有些人修改得多一点,有些人修改得少一点,决定命运的最好时机就是童年。”

    外出参加培训,在培训地点的斜对面有一所小学,因为培训地点与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去培训时刚好会遇见小学生上学。有一天早上在路上我意外地发现走在我前面的去上学的小学生背的书包拉链都开了个小口,一根绒布包着的棍状东西从小口中伸出来。起初以为是个别孩子带折叠的雨伞,觉得这么晴空万里都带伞,孩子的父母也太会未雨绸缪了。后来发现从我身边走过、跑过的孩子都背着根布包小棍,很是好奇的我于是问了一位落单的胖乎乎带眼镜的小女生。我问“小朋友,你背包里的布包的那个小棍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有呢?”小女生告诉我是笛子,我恍然大悟继续问“你们是参加学校的笛子兴趣小组吗?”孩子说“不是,是全校同学都要学。”我问“为什么全校都要学笛子?”孩子告诉我学校专门请了“十大青年竹笛演奏家”某某老师来教大家,我说“如果不喜欢吹怎么办?不是自愿的吗?”孩子说“是都要学,如果吹不好,要罚抄50遍”,我没有问罚抄什么,我只是问孩子“你喜欢吹笛子吗?”小姑娘告诉我“我吹不好,指法总不熟练,老师就罚我在操场上受冻。”我大吃一惊“怎么能这样呢?好可怜啊!”,孩子说“不可怜,就是冷……”

    孩子的话让我心痛不已,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从孩子的表述中我可以看出她是个乖孩子,只是接受的有些慢。我只能希望她的老师能看在孩子乖巧努力的份上少罚她在操场上站,无论冬天的寒还是夏天的热,别让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她自己目前都不知道的创伤。

    看过一个故事

    莫扎特七岁那年在莱因河畔法兰克福开完音乐会以后,有个14岁的少年走到他跟前,向他说:“你演奏得多精采!我可总学不好。”

    莫扎特说:“为什么?你再试试看,如果不行,就作曲去吧。”

    少年说:“我不作曲,我写诗……”

    莫扎特说:“那挺有趣,写好诗大概比作曲还难吧?”

    少年说:“不难,容易极了,你可以试试……”

    那个同莫扎特谈话的14岁少年是――歌德。

    可以想像,如果当年莫扎特和歌德在同一所学校,而学校为了创特色校而统一要求学生全部学钢琴或者歌德的父母逼着他学钢琴,那世界文坛将会有怎样不可估量的损失。

    我暗自庆幸自己的小学不是在这个时代,因为我一点都不喜欢吹笛子,如果学校或者父母逼着我吹,按照我的性格很可能会逆反。记忆中我的童年时代,不少同伴喜欢吹笛子或者吹口琴(这两种乐器价格也比较便宜),大家无师自通、自娱自乐,印象中男生吹笛子的多,几乎没有女生选择吹笛子。因为和小女生的对话也让我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一些往事:那还是小学5年级的时候,我不幸患了急性肾炎。经过两个多月的及时治疗,基本治愈了,但不能劳累、防止复发成了完全治愈的关键,因此我不得不在家里休学,离开了快乐的学校、离开了我的同学和老师们。父母看我在家无所事事,就商量说让我去学一门技艺。父母考虑以我这样的体质,万一将来考不上大学,身体又不好,干不了体力活,再无一技之长怎么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思来想去,学什么好呢?最后因为父亲的老战友在歌舞团工作,大人们商定让我学小提琴(没有问我喜欢什么,想学什么),他们觉得学小提琴没有那么累又文雅。接着买琴、拜师,我的学琴生涯就这样开始了。我本身对学习小提琴并无太大兴趣,刚开始感觉新鲜,还是比较用心学。但是小提琴贵为乐器中的皇后,难度较大,学好非常不容易。再加上老师十分严厉,因为我没有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严厉地批评过我几次,我的性格有些多愁善感,自尊心又强,诸多因素让我对小提琴的学习由自卑到歉疚再到害怕最终放弃。因为我的不成器,父母尤其是母亲很失望很难过很生气,但好在没有继续逼迫我。按照我的心性,如果当年老师严厉,父母又逼迫我的话,在双重重压下的我会做出怎样的逆反行为我自己都不敢预料。其实我自小就非常喜欢画画,也是无师自通。小时候觉得那些古代仕女图很美,就自己照着临摹,画过黛玉葬花,也画过妙玉折梅,后来喜欢国画,自己尝试的画过墨竹、红梅,因为喜欢徐悲鸿的奔马,也画过不少。母亲看到我画的好,还开心地把我的画寄给老家的亲戚,也因为喜欢画画,我从小学到大学,担任最多的工作就是宣传,从宣传委员到宣传部长……但是因为没有系统深入的学习绘画,我的绘画水平之后停滞甚至倒退,以致现在拿起笔来已经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自信,最终完全放弃。现在想来,当年如果父母当年送我去学画画而不是学小提琴,可能我会学有所成。而如今,学琴不成,画画也不成。

    多年前,美国的“钢琴公主”琳达•珍蒂来华演出,在现场她请中国的一个小男生上台,让他演奏一曲,演奏之前,她问:“你为什么学钢琴?”当着那么多观众的面,这个小男生回答到:“是我爸妈逼我学的。”童言无忌惹得全场哈哈大笑,而在这笑的背后是多少孩子的心酸和无奈。我不否认适度的逼迫对人的成长有一定的好处,任务驱动对克服拖延症等懒惰病有很好的功效,但是兴趣爱好才是最好的老师。我不知道那所学校为什么逼着全校的学生学吹笛子,即便是为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可以组织学生在欣赏笛子演奏的优美旋律中让学生凭自己的兴趣做出选择。如果学校想方设法让孩子们“玩笛子”,引导学生在玩中学习、在玩中开心的成长,这不失为既传承文化又培养素养的好渠道,但如果用体罚的方式强迫孩子学,不仅破坏了笛子吹奏的美好心情,也让孩子心灵留下可能影响一生的阴影。

    开心的童年、开心的小学为孩子的幸福人生在奠定基础,只有在美的心境中美才能持久永恒,不择手段只追求美的表象常常会带来美的无奈,甚至会带来美的毁灭。

   二、用无悔选择为绚丽人生增色

   常赞同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所说“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一开始,我们重视教给学生知识,后来发现培养学生的能力更为重要。但即使这样,也没有达到教育的根本和全部,教育最重要的是帮助学生认识自己、发现自己、唤醒自己,最终成就自己。这必须在学生自主选择的状态下才能实现,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就提供了选择的机会。”他认为“一个安全健康的学校生态,应该是每一个孩子都觉得自己和校长是朋友,他们可以真实地表达意见,也可以把不成熟的甚至错误的一面暴露出来,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教育的契机。”

    那么中学为什么要活心?中学阶段是一个人人生观价值观确立的最重要阶段,立德树人应该成为学校教育各项工作的先导、学校长远发展的基石。中学是应该让学生“活心”的地方,让中学生“活心”就是要开拓学生视野,丰富学生的精神世界,培养学生应对未来的核心素养。

    此次培训还安排到某中学听心理班会课,因为该校在全国中学的名气让学员们走进学校大门时无不充满期待。那是一堂初一学生的班会课,孩子们看到有老师听课很兴奋,课前很活跃,我注意到一位年轻的男教师估计是班主任带威胁状的在制止那些活泼可爱的学生,因为他看上去年轻,我想学校如果加以引导应该是可以转变的,因此还没有在意他。那堂课不是该校的老师上,而是该校所在的区教师进修校负责心理教研的老师上。该老师没有什么中学教学经验,那堂课不能说是一堂成功的课,问题比较多,老师自己也意识到,所以在介绍自己的教学思路时很诚恳的道歉和用心地反思。这样的态度是值得赞许的,也是教师成长的阶梯。让人不安的是,该班所在年级的年级组长也是这堂课授课教师的指导老师不仅没有意识到这堂课的问题,还在介绍学校情况时带着炫”富”心理,说该校多年高考拿该市状元,说刚结束的某科奥赛全国一等奖80名,某市12名有8名在该校等等,同时还说自己是心理学的博士,并介绍到那位对学生有点凶的年轻男教师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并强调说他是清华的博士……我由此感到的不是敬佩而是困惑:全国著名的中学的办学目标只有高考和竞赛吗?博士就一定是好教师好班主任吗?无法想象眼里只有成绩、只有奖牌的教师如何能够担当起“筑梦人”的角色。面对这样的介绍,不少学员私下议论纷纷,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学生高考成绩好、竞赛成绩好真的是你们这样的教师教出来的吗?”从该校年级组长的一番话我非常担心她对学生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引领,也由此想到前一段网络热传的高晓松怒怼清华大学博士的视频,在视频中显示那个清华博士在炫完自己的本硕博学历后不断地追问三位嘉宾自己毕业后应该找什么工作。国家对名校学子寄予厚望,而个别学子却在世俗的蝇头小利面前丧失了自我,对此高晓松毫不客气地呵斥说: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一没有胸怀天下,二没有改造国家的欲望,而是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 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来对你的教育?名校是国之重器,现在却和技校没什么区别!”

    教师应该是学生知识的传授者、行动的支持者、心灵的抚慰者、学习的合作者和成长的促进者的角色,在引领和支持的氛围中鼓励学生自主探索的行为,同时也给学生提供更多的生活体验和成长机会。教师要为学生多打开几扇窗,教会学生在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引领下,面对丰富多彩又纷繁复杂的世界,能够运用科学的思维方式学会选择并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而非只有“千军万马过高考独木桥”一条路,学历、奖牌、成绩都只是进步的阶梯而非进步的目标本身。学校的办学目标应该十九大确定的教育目标,即“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应该将学生的眼界单一狭隘地框在高考成绩和竞赛奖牌等短浅的目标上。这样学生进入大学,才知道自己的方向是什么,未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才能借此避免大学生儿童化趋势,在社会洪流之中把握好选择的标准,懂得辩证地看待世界。

    当下信息社会为学生的“开心、活心和静心”创造了便利条件,新一轮以“核心素养”为主题词的课程改革也有利于教育朝“三心”方向发展。面对如此的主客观条件,教师必须静心,才能探索出让学生开心、活心的路子。教师需要转变观念成为学习者,在不断的学习中使自己更专业,懂得如何专业地尊重学生,如何运用专业技能激励学生,引导学生积极思维,如何专业地激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与主动性,专业地指导学生自主开展研究性学习,而不是做形式、走过场。最后研究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研究过程的层层深入、去伪存真。除了“我们的课程本身更加符合孩子这个特定年龄阶段的认知规律,我们还要释放出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让他有个快乐的时光。”把学生的视野从课本引向社会、关注生活,引向更广阔的世界和更进步的未来,“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认识自己和认识世界,把自己打开。”“通过基础教育找到一个本来的自己,踏上了一条符合他成长道路的路径。 (李希贵语)让不同阶段的学生真正做到“开心、活心和静心”。   

    习近平总书记说“今天的学生就是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力军,广大教师就是打造这支中华民族‘梦之队’的筑梦人。”要达到“教育三心”的境界,现实生活及未来社会都需要教师成为终身的学习者,只有不断充实自己、促自己成长,才能积极地应对现在与未来的挑战,真正做到在教育事业上的内圣外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