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面向个体的教育教师要先面向个体的自己 ——李希贵《面向个体的教育》读后感

[日期:2015-11-06] 来源:  作者:李华 [字体: ]

面向个体的教育教师要先面向个体的自己

——李希贵《面向个体的教育》读后感

                     李华

李希贵《面向个体的教育》一书有这样一句话“在我们的教育理想里,真正的教育应该让每一位学生都具有富有个性,都能在校园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成长之路。P214”我以为这还是不够的,应该加上“每一位教师”,因为好的学校教育不是仅仅面向学生个体的教育,同时也应该是面向教师个体的教育。

或许不少人会强调李希贵校长以及北京十一学校发生如此巨大变化的“体制背景”,这当然是不容回避的客观现实,但我以为即便以同样的背景给不同的人,同样的学校交给不同的校长,其办学成果是千差万别的。就像李希贵与今天北京十一学校,换作他人,在同样的背景下,北京十一学校也会以完全不同于今天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如今的北京十一学校的魅力按照某网友的说法是“如果问我最想去参观北京的哪些学校,我的答案会是北大和北京十一学校。因为它们一个蕴含了历史与传统,一个展现了未来和希望。”一所学校能够被人冠以“未来和希望”之词在我看来是至高无上的评价了,一所能够“展现未来和希望”的学校该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

我在暑期读完了《面向个体的教育》一书,这本书很好读,“好读”有三层意思:一是从写作技法看,每篇的篇幅不长,基本控制在两个页面,让读者在阅读时没有感到压力就轻松读完一篇;二是李希贵校长的文笔朴实近人,没有过多的修辞和太高深的理论,与校园生活紧密结合,其表达方式很适宜于基础教育一线的教师阅读和效仿;三是从内容看其中蕴含教育教学理念和丰富教育教学实践令人耳目一新,从教师角度阅读会不由得反观对照自己以及自己学校的教育教学理念和行为并因此产生新的思考。读的过程中我不时感叹着书中关于教育的奇思妙想和实践。作为教育工作者,我尤其欣赏书中随处看见比如“取消班主任”、“让校园里生长学生的想法”、“学校狂欢节”、“让选择成为学校的主题词”、“学生为学生颁发奖学金”、“重新定义早恋”等等洋溢着人文关怀的气息,真正贯彻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教育目标以及帮助学生从自身实际出发思考并发现问题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对策的教育教学理念和方法。

在读到《创造属于教室的力量》一文时,我为自己从教近30年而对教室文化的力量认识肤浅、做法简单而感到羞愧。多年来我们的教室布置很多都是按照上级的规定,比如统一要有国旗、班训、班级公约、名人名言、图书角、团员阵地等等,为了应付检查而变成千班一面,在重重规定、层层检查中师生们都已经失去班级布置的乐趣,没有个性没有创新,在一间教室呆三年也不知道墙上贴的名人名言内容是什么……这样的教室有何力量可谈?!一直以来当我以科任教师的身份走进班级、走进教室,我会以一位思想政治教师的职业敏感去关注教室的布置所承载的班级文化,会对有创意或者有内涵的班级布置、黑板报大肆赞赏,对参与布置的学生给予及时的肯定和鼓励。但我从没有想过如果学校设置一间思想政治课的学科教室我将如何去布置它才能体现学科特色,才能更好地培养学生的政治思维能力和政治学科素养。而看到李希贵老师提出通过师生的努力建设学科教室, “完全按照学科学习的需要配置资源,依据学科学习的规律装点环境,努力创造条件让学生能够手脑并用、听说并重…p9”,在师生的智慧和创意中让学科教室里“每一个角落都彰显着专业和学术p8”并不断与时俱进,“老师们开始坐在了自己的学科教师的工作,时间久了每一间属于自己的教室便有了一些学科的味道和个性的光芒。P188”在这样的教室上课该是如何的快意,这样的教室才真正有力量啊!

 在读到《不要把学生都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人》时,李希贵老师写到“如果我们不是站在塑造不同个性、培养多元发展的各类人才的立场上思考,就很容易陷入学科主义,甚至会因为定位模糊而弄不清真正的教学目标。p27”在应试教育占上风的学校,我们不难看到老师们为了提高自己学科的成绩,常常以多布置本学科作业,多挤占学生课余学习时间,甚至故意增加考试难度等多种手段来“威逼利诱”学生在本学科学习上多投入时间和精力,其结果是为了提高本学科的平均分而非学生的健康成长。在书中李希贵老师大声疾呼要规避学生成长的风险,他说“真的希望孩子们能听到一些多元的声音,得到一些多维的指导,让他们在接触多样性的过程中学会判断,学会选择甚至学会批判。p28”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教师有大爱,即有远见、懂成全、能包容的爱。而教师有远见需要视野,需要大量阅读和交流;教师懂成全需要智慧,需要遵循教育规律和了解学生的个性和把握学生的差异;教师能包容需要心胸,需要设身处地地为学生着想。

《心中要装大目标》一文中李希贵老师对道路示意牌的思考让我不由的佩服不已。“在我们大部分校园里,指引人们的示意路牌一般都是设立在交叉路口,提醒你应该行走的方向。在西方的校园里,我们又经常会发现另一种不同的示意路牌,这些标志一般设立在校园里的各个险要位置,它们其实是一个校园平面图,每一幢建筑都标有功能,学校的重要部门所在何处也要具体说明,同时又提示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如此而已,至于应该选择走哪一条路则完全听任你自己。两种完全不同的路标从中似乎看到东西方教育不同的影子。P45”生活中我们经常接触两种不同的示意路牌,我却从来没有把它们和教师教育教学方式联系起来,没有认真思考过两种示意路牌制作的出发点和对被指示者的影响。读了该篇文章后我因此反思自己的教育教学,发现自己也常常不可避免地用简单直接的指向方式告诉学生本学科学习的重点、难点是什么,怎样把握,考试中要避免犯什么错。这样做表面上是对学生负责,实际上依然是为了应试而剥夺了学生探索的乐趣。而另一种坐标式的示意路牌,需要在了解学生的基础上帮助学生学会判断学会选择,让学生在选择中学会承担学会负责。也就是说让学生先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明确自己要达到的目标,放手让学生学会自己走。在这样的学习过程中,学生可能会走错路,绕远路,还有可能摔跤,但亲身经历、感受知识形成的过程,就有可能在总结经验、增强能力的基础上敢闯敢干,抄近路、步好路,甚至另辟蹊径拓新路。

李希贵老师说“教育永远不可能让所有孩子在同一个舞台上都光彩照人,也不可能以同样的机会让不一样的孩子赢在同样的成功,我们能够具有竞争优势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造就一个充满选择的校园。P134”在我看来“充满选择的校园”不仅是学生学会选择,教师同样要学会选择。对教师而言,学会选择就要常常问问自己“教什么?为什么教?怎样教?”这是需要每位教师穷尽一生去思考的极具个性化的教育哲学命题,对这系列问题的回答和行动体现了教师个体的教育理想和信念,它不仅决定着教师的职业生涯,也决定着被教育者和教育的未来。

我们需要在选择中改变。在阅读《面向个体的教育》一书时我并没有忘记自己所处的位置,不会不加甄别的生搬硬套,我始终清醒地知道在当前的环境中我该做什么和能做什么。我明白自己眼下最该让这本书中那些我如获至宝的东西尽快和我的教育教学工作发生个性化的化学反应。当然我们有可能改变不了一个学校,我们甚至改变不了一个班级,但至少我们可以尝试改变我们的课堂教学,至少我们可以尝试改变我们自己。

张文质老师曾说过“父母改变孩子改变”,在我看来“教师改变学生改变”,“教师改变学校也会改变”。

 

注:文中所引均出自李希贵《面向个体的教育》一书。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