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教育——与颠覆式创新之父克里斯坦森的心灵对话

[日期:2016-01-09] 来源:原知原谓微信  作者:原知原谓 [字体: ]

                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教育

        ——与颠覆式创新之父克里斯坦森的心灵对话

     编者注:2016年1-2月,本工作室成员共读[美]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的《创新者的课堂: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教育》。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以研究颠覆式创新闻名于世。他于1997年出版的《创新者的窘境》获得“全球商业书籍奖”,为其奠定了“创新大师”的学术地位。他在2011年和2013年两次荣登“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大商业思想家”(Thinkers 50)帮手,2011年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过去50年最有影响力的商业理论家之一”。他的“颠覆式创新理论”对众多思想家和包括乔布斯在内的商业领袖有着深远的影响。作为全球最具前瞻性的创新和成长领域专家,克里斯坦森始终在创新的道路上不断开拓,逐步将视线拓展到了医疗保障和公立教育领域。2015年9月,他的新书《创新者的课堂:颠覆式创新如何改变教育》在中国大陆出版,作为克里斯坦森的拥趸,笔者在阅读这本书中与“颠覆式创新之父”进行了一场假想的心灵对话,以问答的方式记录下来,希望对中国教育的变革者们有所启发。

原知原谓(以下简称“原”):克里斯坦森先生,您好!一年前,我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拜读了您的“颠覆式创新理论”,非常震撼,从此成为了您的粉丝。不光是我,在中国这一轮的移动互联网革命中,小米科技的雷军等多位业界大佬对您也是崇拜有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李善友教授甚至专门写了一本《颠覆式创新》结合“互联网思维”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中国还涌现了大批的互联网创业者在遵循着“颠覆式创新理论”来颠覆、重构甚至消灭传统产业。这么多人认可甚至实践“颠覆式创新理论”,您能否用最简单的几句话来解读一下这个理论?

克里斯坦森(以下简称“克”):感谢中国的创新创业者们,你们的实践在不断证实“颠覆式创新理论”的正确性。虽然这个理论提出了已经近20年了,但真正为人所熟知,还是在近几年的互联网爆发时代,因为对传统产业颠覆的观测往往要经过很多年,而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看到,短短几年就某个产业就可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趋势,在中国尤其明显,中国可能在传统产业上落后于发达国家,然而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业上,已经与美国并驾齐驱甚至超越美国。

 

“颠覆式创新理论”揭示的是:在某一种竞争环境下,领先企业总是能赢,无人能敌;而在另一种竞争环境之下,领先企业总是输给新兴企业。

前一种竞争环境,是持续性技术竞争环境,创新的技术挑战对领先者们来说不是问题,只要技术改进能为他们的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产品,他们一定会努力搞定这些事情。

然而,当领先企业遇到了另一种竞争环境,就是颠覆式创新竞争环境,就会被颠覆。因为颠覆式创新不是在已有的竞争市场上沿着传统的发展路径持续创新,而是通过带来不足以与之前匹敌的产品或服务打破原本的发展轨迹。颠覆式创新可以让之前的“未消费者”成为主流的消费者。

当然,很多人会问:这些领先公司又不缺钱、又不缺技术,怎么会没看到如此汹涌的历史潮流呢?但他们缺的是将充足的资源注入颠覆式创新的动机。颠覆式创新对于行业领先者来说不具备吸引力,因为他们最优质的顾客是不会买账的,而且毛利润会降低,所以投资总是流向新一代的持续性创新而非颠覆式创新。而当颠覆式创新的持续成长不仅满足了原来的“未消费者”而且也满足了原来的“消费者”的时候,旧企业再转向就已经失去了机会。

原:您为什么首先将“颠覆式创新理论”的专业方向的研究放在了教育领域而不是其他领域?

克:我是一名教师,我的妻子和父母也都是教师。作为教育的参与者,我们近年来看到了大量美国民众对学校的不满与期待。我们期待教育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掘人的潜能,我们期待教育增强学生的公民性与判断力,我们期待教育能够给予学生生存技能,我们期待学生学会为人处世……然而,我们的教育在实现这些期待时做的并不如意。公立学校承担了极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每个人都在问:为什么学校的改进如此艰难?是缺乏经费?是缺少电脑?是学生无心学习?是父母不关心孩子学习?是教学模式松散?还是学校成绩测试有问题?每一种可能性都有,但每一种原因也都有反证。那么,美国教育的困境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的人才和精力,课堂教学的改进却依然举步维艰?这就是我运用颠覆式创新理论研究教育变革的初衷。我知道,中国的甚至全世界的教育都存在着这样问题。

原:那您认为教育的颠覆式创新是不是就是要颠覆学校,学校在未来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克:不是这样的,相反,我认为公立学校会在这一次教育的颠覆式创新中再次凤凰涅?,获得重生。

原:哦?有什么证据支持您这样的观点吗?我们现在所熟知的MOOC,不是正打着颠覆学校的旗帜吗?

克:与私营机构的颠覆式创新类似,社会在对学校不断地提出新的绩效标准,不断变更对学校教育的要求,不断改变对教育质量的定义。唯一不同的是,法律法规导致学校出现了实际垄断,这使得学校很难甚至完全不可能引入新标准下的新商业模式。然而事实证明,美国的公立学校其实在不断进步,在每次面对新标准、每次面对历史的节点时都圆满完成了颠覆式创新的适应,这一点对于私营企业来说常常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无数的障碍和不断变化的教育使命面前,教师和教育管理者都在不断改进美国的公立学校,努力完成那些突然降临在他们身上的颠覆式创新,尽管再一次的颠覆式创新任重道远,甚至有人唱衰,但我们并不怀疑学校教师和领导作为专业人士完成这一任务的能力和动机。

原:那么,您认为这一次教育的颠覆式创新的目标是什么?最终要走到哪里去?

克:很简单,个性化教学,正如你们中国古代著名的教育家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

原:这是教育面对的新的创新需求吗?

克:是的。多元智能理论告诉我们,每个学生都不同:他们有不同的智能,或者逻辑智能、或者语言智能、或者空间智能、或者动觉智能等等;也有不同的学习方式,有的擅长阅读学习,有的擅长听说学习,有的擅长图形学习等等;更是有不同的学习节奏,慢速、中速、快速,或者适应所有的节奏。当某种教育方式能够与个体的智能优势和天赋才能进行匹配的时候,学习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也会有更多的学习热情。换句话说,学习是由内部动机驱动的。在这一观点的支持下,我们就可以假设:学校应该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教学。这也确实是当下社会对教育的真实需求。这种需求与教育供给是不匹配的,多元需求与单一供给存在矛盾,标准化的教学和测试一定会被颠覆。

原:但这种颠覆我们现在实在看不出来是否能够成功,我们所看到的还是工业时代留下的传统课堂教育,教材、教师、教室、年级、标准化考试等等构建了一个非常完善,完善到难以撼动的教学体系。

克:是的,传统学校教育是工厂式的、标准化的、单一化的,每一个教学元素之间都互相牵扯、互相依靠,改变其中的任何一个部分,就需要去调整其他的部分,这种特性我们称之为互依性。这种互依性也会导致在该系统中开发个性化定制的教育将会代价高昂,这在美国教育改革实践中是有例证的。那么,个性化教学,或者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定制学习就不存在潜在可能性了吗?不是的,这正是颠覆式创新理论所要揭示的教育变革。

在所有互依关系中进行单一批量的传统教学过程是教育图谱的一端,而以学生为中心进行完全模块化的教育则是图谱的另一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存在以传统模式为最佳解决方案的问题、技术和学科。但是,目前教师所承担的指导将会一个一个地朝以学生为中心的模式转化。这是整个教育改革的“势”。

原:那么学校应该如何开启这一光明大道呢?

克:我想,以电脑为基础的学习是一种选择,它是朝以学生为中心技术发展的一个步骤。而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相信,这种颠覆性创新的速度会加快。

原:电脑就能完成这一颠覆吗?中国的教育信息化也已经喊了、做了很多年,电脑进课堂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我们看到的是,电脑增加了教育成本,而实实在在地说,并没有给中国的课堂带来什么改变,无非是以前的板书变成了现在的PPT演示。

克:哦,这和美国的情况基本一样。其实,学校这种使用电脑的方式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拥有严密的逻辑性,完全是匹配目前情况、价值观和经济模式的改进。那些被塞进学校课堂的电脑,只是为了维持学校原本的教学与经营之道,追求微乎其微的一点进步,就像大多数组织在想要创新的时候所做的一样。电脑普及并没有让学校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激发学生的内在动机。教师们以一种最为普遍的方式在使用电脑??用它来维持而非取代已有的教学方法和原则。他们只是把颠覆创新的产品或服务“填塞”到已有的市场中,为的是取悦已有的客户,必然会带来高成本和失望。

原:那么您认为,如何颠覆性地使用电脑?

克:正如颠覆式创新理论所说的,抓住“未消费领域”!

原:太抽象了,请您再解释一下。

克:表面看来,美国的学校教育貌似已经不存在未消费领域了,每个人都有学上。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在观察美国的课堂时不难发现,还存在电脑技术大有可为的未消费领域和一些毫无竞争的市场。比如说:大学先修课程和其他一些特殊或者进阶课程;无法提供更多课程的小规模城乡学校;为了毕业而必须补修学分的学生;在家学习的孩子和那些无法跟上学校进度的学生;高中辍学生;需要特殊指导的学生以及一些幼儿园龄前儿童。以电脑为基础的学习已经在这些市场中得以立足,也正在以客观的速度占据“市场份额”。和所有颠覆式创新一样,它最初释放出的只有雷达才能侦测到的尖峰信号,然后会越演越烈,最终成为铺天盖地的主流趋势。

原:哦,您是指现在风头正劲的“在线教育”市场吧,它就能实现教育的颠覆式创新吗?

克:“在线学习”只是教育颠覆式创新的第一阶段。在线技术让原本无法学习某些课程的人有了学习的渠道,为学生提供了便利,让他们在自己最理想的时间和地点学习这些课程。但是,这个阶段,在线技术具有专属性,只适合某一类型的学生,软件所采用的教学方法也仍然主要是各个学科教育的主流方法,开发成本也相对较高。

原:还有第二阶段?

克:第二个阶段,就是实现我们上面所提到的此次教育颠覆式创新的终点??“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这里的技术并不单指信息技术、电脑技术,还指教育技术、教学技术等。在这个阶段,软件已经可以帮助学生根据自己的需求学习各种学科。虽然以电脑为基础的学习相对于统一的教师讲授已经是一种颠覆了,但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相对于个人导师又是一种颠覆。和所有的颠覆式创新一样,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也会在未来让更多学生能够定制更加平价、便捷和简单的学习方式。

原:等一下,节奏太快了,从第一阶段直接就跨越到了第二阶段,这种跨越能够顺利发生吗?

克:有四种因素会推动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转变:

第一,是在线学习的持续增长,这和所有成功的颠覆式创新一样,它将变得越来越有趣,通过加强视频、音频和交互元素的方法充分利用在线媒体的优势。开发商必将充分利用这种优势,针对不同的学习者制定不同的学习方法,逐渐能够更有效地适用于不同类型的学习者。我预测,将在2018年前后,美国在线教育市场份额增长至50%,出现拐点。

第二,是以学生为中心的软件设计的研究进展:学生、教师和家长能够通过一系列材料选择出匹配学习需求的方法??也就是从以电脑为基础的学习转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

第三个会促进转变或者替代的因素是美国目前的教师紧缺现象,相信中国的教师荒也会在不久出现。

第四个因素就是无法逆转的成本压力:市场一旦扩大,成本就会降低。学校里的教师们会越来越多地进行一对一指导而非统一教学,以电脑为基础和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方式将使每位教师监督更多学生的学习。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如果体量翻一番,花在每个学生每门课程上的成本在未来的十年将会下降15%,成本将下降至目前的1/3,而且课程质量会高得多。

原:您在之前提到的传统教育体系的互依性是否在这一阶段被打破?

克:是的,第一阶段的在线教育仍然依附于原有教育体系的价值网络,教学模式仍然照搬传统教育体系,形成的整合性软件非常复杂而且造价颇高。但在不久的几年内,在第一阶段缺失的两个因素对第二个阶段的到来将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第一个因素是让用户自己生成内容的平台;第二个因素是协调网络模式的出现,比如YouTube、eBay。?庵秩砑教üぞ呤沟么丛煸谙哐安犯尤菀祝貉梢源丛熳约旱牟钒镏把埃患页た梢宰楹喜煌难肮ぞ吒ǖ己⒆拥难埃唤淌σ部梢源丛斐霾煌母ǖ疾钒镏嗬锊煌嘈偷难U庑┙萄Чぞ呖雌鹄锤袷墙坛滩范窃谙呖纬獭K遣换崾且砸恢旨械姆绞?ldquo;强推”到教室里去,而是从教师、家长和学生的自我诊断开始逐渐投入使用,以协调网络模式推广到学生、家长和教师中间去。这种产品是模块化的,让定制化变得更加容易。最终,人们可以将一个个定制化的教学产品组合起来形成真正以学生为中心的完整课程??适配于每一个不同类型的学习者。

原:您能预测一下这次教育颠覆式创新能让美国教育变成什么样吗?

克:我预测,十年内,采用以学生为中心的在线学习方式的人数将占据美国中学学习“上座率”的50%。如果按照目前替代的速度来看,到2024年,80%的课程将会调整为以学生为中心的在线课程。无论长久以来有多少次受阻因而被搁浅的教育改革,这一次将会带来惊心动魄的“翻转”。

原:那您对当下正处在第一阶段的在线教育商们有什么建议吗?

克:就当下而言,颠覆式创新的目标不是公立学校希望教授的课程,而必须集中于公立学校不一定要开设但又觉得学生有需求的课程。如果创新者将在线课程的目标定在核心课程上,那么一定会激起学校及教师的强烈反对。

原:教师在这次颠覆中会有什么样的转变呢?

克:最终,教师将不再花大部分时间在年复一年的统一课堂上,而是将更多的精力用来帮助学生解决个性化问题。教师更像是教练或者导师,帮助学生发现对自己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教师将基于学生学习的电脑实时数据指导和激发学生来学习。但是,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教师需要具备与如今的学校的要求截然不同的技能,建议教师们储备一下这种技能以备未来增值。

原:对于学生,我想他们最关心的应该是未来的考核方式有什么变化吧,未来还会有考试吗?

克:过去,测试、考试对学生、教师和管理者而言有两个作用:一是测验学生掌握学习内容的程度,以及他们还需要掌握什么样的内容;二是对不同的学生进行比较。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完全可以实现这两种需求。学生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学习方式、自己的学习节奏,即时地测试,即时地评估。

原:您对克:如果我们对未来的判断是准确的,那么有两类投资者可以大放异彩:第一类是投资于技术平台的开发,在此类平台上,那些非专业人士也能以此来创造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工具;第二类是投资与协调网络模式的搭建,成千上万的教师将在网络中发现教学工具,并且将自创的内容传递到网络中进行分享。

原:谢谢您的深刻分析,不管是美国教育还是中国教育,都在面临这教育转型的问题,颠覆式创新理论给了我们很好的把控这次变革的工具。不论是教师、学校、政府还是教育企业,抓住了这次教育变革的“势”??个性化教学,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如果还能抓住了这次教育变革的“道”,从传统教育走向在线教育,再走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那就有成功了1/4。还剩下的1/4就是靠每个教育参与者的努力和付出了。教育产业,大有可为。再次谢谢克里斯坦森的无私分享,欢迎您到中国来,期待真实的见面。

克:感谢,再见。

(以上问答纯属虚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