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共读】曾冰清:从《创新者的课堂》审视公共教育

[日期:2016-03-01] 来源:  作者: [字体: ]

           从《创新者的课堂》审视公共教育

                            福建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曾冰清

    我认为就教育创新而言,本书的“颠覆”在于两点:其一,本书从创新本身谈教育,而非从教育角度谈创新。其二,本书跳出教育谈教育,而是从经济视域看教育创新。这两个“颠覆”都出于作者严密的逻辑思考:教育创新的本质是创新而非教育;教育选择本质上是经济行为。

     对于第一个“颠覆”,作者在第二章中有较为完整的阐释。作者在书中将创新进行了区分,他认为创新有“颠覆式创新”和“持续性创新”之别,并在第二章中运用大量图表和模型进行说明。作者在文中指出,颠覆式创新不是在已有的竞争市场上沿着传统的发展路径持续创新,而是通过带来不足以与之前匹敌的产品或服务打破原本的发展轨迹。(P23)在我看来,颠覆式创新就是对创新本身的创新。这部分内容我个人理解起来有相当的困难,尤其是对于“未消费者”的认识我仍有疑惑。依照作者的理论,颠覆式创新的产品一开始是指向取悦未消费群体,但问题是对于公共教育而言,消费者是否真的有那么多的选择以至于需要被“取悦”?

     本书的第二个“颠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审视公共教育,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新颖而理性的思路,原因有二:首先,教育选择本质上是一种经济行为,很多教育创新之所以难以推行正是出于经济人的理性选择。其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们的物质需求是根本需求,因此相较于教育领域,人们对经济领域的关注和实践更加透彻。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经济系统要比教育系统更加完善,从经济角度审视教育具有前瞻性价值。

     作者在书中试图通过颠覆式创新公共教育以解决的主要问题是标准化教学和个性化学习之间的矛盾,并以电脑设备在教学中的普及为切口,将解决问题的关键指向在线课程。作者认为电脑进课堂以改变传统课堂教学并未实现“颠覆”,公共教育要开辟一个新的领域来使用电脑才能真正实现“颠覆”,“在线学习”就是这样一个新的领域。在线学习能够改变传统的整齐划一的课堂,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它使得标准化产品迎合更多个性化需求。从目前的情况看,在线课程的教育市场已经被开发,那是否意味着公共教育的“颠覆”已经实现了呢?我认为并非如此,因为目前在线课程更多的是用于课后学习辅导,不可否认,在线课程对于个性化学习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但它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进入公共教育领域直接服务于课堂教学。因此我认为这一“颠覆”并未实现,甚至不一定有必要实现。

     正如经济无法完全实现市场化一样,教育也无法完全实现个性化,经济领域中调控和市场之间的矛盾与教育领域中标准与个性之间的矛盾有着极强的共通性。好比宏观调控限制了市场的自由发展一样,公共教育无法完全满足每个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也是必然的。学习本身是学生的个体行为,对个体学习进行群体教学是要解决共性问题,公共教育提供过多的个性化服务是否会弱化学生的适应力和学习力等方面的素质?我认为公共教育过分关注个性化是对个别学生的妥协,而且这种妥协并非必要,它会导致公共教育的低效。公共教育好比普通商品,它只需满足目标群体大多数人的普遍需求就算是不辱使命了,如果部分学生的个性化需求无法在公共教育中得到充分满足,则他们可以选择“私人订制”的在线课程。

     虽然公共教育不能过分关注个性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共教育无需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要,实际上公共教育的本职就是为学生个性化发展保驾护航。这就涉及公共教育应为社会愿景承担何种责任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同样从经济的角度进行类比可以发现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政府宏观调控虽然无法确保每个企业创造高效益,也不能保证消费者的需求能够被完全满足,但实际上这些也并非其本职。政府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只需为经济运行提供良好的环境,而不必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公共教育亦是如此,公共教育无法将实现个性化需求落实到每一个个体,但需要提供满足个体发展的良好教育环境。如制定多样化的评价标准、实行选课制等都是公共教育为实现学生个性化发展做出的努力。

     教育的个性化程度是影响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的重要因素,提高教育质量、推动社会公平是公共教育不可推卸的责任。从颠覆式创新的角度,公共教育如何通过提高个性化程度来提升教育质量、推动教育公平呢?通过实现个性化提高教育质量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提供相应的学习指导,帮助学生选择相应的学习方法和在线课程,因为不同程度的学生对自我的认知程度不同,并且在线课程数量较多,质量也良莠不齐,学生往往难以根据自身的情况做出正确的选择。从这一点出发,公共教育系统可以通过设置相应的服务人员帮助学习者进行自我定位和甄别选择。个性化通常还与高成本密切相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课程。因此要推动教育公平就必须缩减个性化的成本。从公共教育的角度尝试缩减个性化成本可以从承担部分成本的角度考虑,如政府出资购买高质量的在线课程使其成为公共教育资源。这一做法与目前部分学校出资购买一些网络教育资源平台的账号,实现教育资源的校内共享有相似之处。此外,政府还可以对在线课程的录制采取一些激励措施,提高在线课程的数量、种类和质量,有利于社会崇学尚学风尚的形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