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共读】肖晓云:颠覆式创新,不一样的创新

[日期:2016-03-01] 来源:  作者: [字体: ]

                          颠覆式创新,不一样的创新

                                 ——《创新者的课堂》读书笔记

                        福建师大附中 肖晓云

     《创新者的课堂》一书是由美国的创新大师克里斯坦森采用了哈佛商学院在20年研究中总结而出的、在各行业实践中获得成功的管理创新经验,把颠覆式创新理念引入美国教育行业研究。

克里斯坦森在该书中提出一个颇为尖锐的教育难题:“为什么学校购置的电脑成本增加了,却没改变教育?”我想起了,这个问题其实在十多年前多媒体风靡于我国课堂时,很多同行在看到耳目一新甚至眼花缭乱的课堂的同时,也在质疑:多媒体课堂一定就是最先进、最科学的课堂吗?多媒体的运用一定就告别满堂灌的课堂了吗?这让我想起,最近一年来,我看了《寻龙诀》、《美人鱼》、《澳门风云3》、《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功夫熊猫3》几部影片。每一部都是3D电影。自从《阿凡达》风靡全球后,现如今的电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每部电影非得借助强大的电子计算机制作恢弘场景和3D效果不可。有了3D技术,电影票房收入一定就升高吗?就《美人鱼》而言,我觉得打动我的是故事的某些情节与桥段,导演周星驰一贯的庄谐并重的风格,至于是不是3D我觉得不是太重要。个人觉得,《功夫熊猫3》的立体效果可能发挥更好些。

     情人节那天,在李华老师微信引荐下,我通过CNTV看了央视6套的电影《走出非洲》,这部经典的爱情片于1986年获得第5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第43届美国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打动我的是该电影所要传达出的爱情观、人生观以及对世界(非洲)观。电影的标题《走出非洲》耐人寻味,我是在看完电影后特地查阅一些影评后,才逐渐明白其背后更深远的意味。没有3D效果呀,但同样吸引着我。

管理大师克里斯坦森不仅提出他的思考,他还进一步提出应该怎样摆脱填塞式创新的窘境?未来的课堂不再只是技术的空壳,而是让学生能在他们喜欢的地方、以他们喜欢的步调、符合他们智能类型的方法去学习。虽然,该书的大多案例都来自美国,但是,这些问题与困境同样发生在我们身边,他总结的一些建议也同样具有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也许是翻译的原因,我对书中有些文字和表达的意思不甚了了,阅读不够顺畅,只能囫囵吞枣粗读一遍,但该书让我印象比较深也比较好奇的地方有以下三方面。

       一、未来的课堂,教师该扮演什么角色?

      克里斯坦森从数据以及教育发展的趋势,通过曲线图呈现出在线学习替代传统教师讲课形式的速度,得出这样的结论:到2019年,大约50%的中学课程都会变成线上教学。当然,这个数据是针对美国而言的,但我认为,这种情况在中国也迟早会有发生的一天,听起来似乎有些“危言耸听”,但据我所知,国内很多部门尤其是从事与“互联网+教育”相关的企业早就嗅到商机,已经跃跃欲试在不断开发、积蓄相关的资源了。

      克里斯坦森甚至还很乐观地预测:鉴于在线学习在技术上和经济上相对于单一教学模式的优势这种替代如火如荼。理由有四点:第一,在线学习的持续增长,这个所有成功的颠覆式创新一样。第二,以学生为中心的软件设计的研究进展:学生、教师和家长能够通过一系列材料选择出匹配学习需求的方法——也就是从以电脑为基础的学习转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技术。第三,目前教师紧缺现象。第四,无法逆转的成本压力:市场一旦扩大,成本就会降低。我认为,克里斯坦森归纳出的美国的状况,除了第三点与我国不太一样以外,其他三点同样适用于我国。在我国人口众多的泱泱大国,尽管教师紧缺现象应该是不存在的吧,但是,大家都不要忘记,我国的中学(偏远的农村中学可能例外)一直是大班制,一个班级50多位学生是非常普遍的。一个老师教最少2个班级,因材施教一直难以得到完全的贯彻和落实,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我们也应该未雨绸缪一下,我们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来适应这瞬息万变的世界。随着统一教学转变为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教师的角色也会随着时间慢慢发生变化。教师不再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年复一年的统一课堂上,而是将更多的精力用来帮助同学解决个性化的问题。教师更像是教练或者导师,帮助学生发现对自己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教师该如何对不同学生采取区别化的指导呢?克里斯坦森认为,教师可以基于学生学习的电脑实时数据指导和激发学生来学习。教师需要具备与如今学校的要求截然不同的技能,并且在未来实现增值。教师必须越来越了解学生之间的差异,并能为他们提供有助于完善自身学习模式的个性化辅导。

      二、与学前孩子聊天的词汇量,真的那么重要吗?

     作为管理大师,克里斯坦森在教育方面上同样会考虑效率问题和学生差异性问题,在该书106页,他以有阅读困难的学生萨姆为例,指出,并非这个孩子不够努力,相反,他学习非常认真,接受很多额外的辅导,但萨姆很早就已经被定型,以至于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他估计,98%的教育支出都花费在孩子的基本心智能力已经初步定型之后。他还认为,人的智力很大一部分是在他生命最初的36个月内被决定了。

     当然,上述结论并不是他突发奇想或胡编乱造的。他引用了两位智力决定因素的研究员托德•里斯利和贝蒂•哈特通过长期观察记录的样本后总结的。有趣的是,从最终的认知成就来看,最有影响力的单词是孩子出生后第一年所听到的——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孩子在这一阶段能够听懂他们的父母说了些什么。与那些一出生父母就开始与之交流的孩子相比,那些直到孩子能说话(12个月左右)父母才开始与之进行对话的孩子,在智力上显示出持久的弱势。

     这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或天荒夜谈,但是,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解释是可以成立的。我们的大脑由100亿—1000亿个神经元组成,这些神经元正在日夜不息地向其他神经元发送信息,同时从其他神经元那里获得信息。

     这一点对于家中有襁褓中的婴儿或者准备生二胎的爸爸妈妈们,我觉得尤其应该引起重视。如果父母常常与孩子进行“额外对话”,在孩子生命之初的36个月内跟宝宝说4800万个单词,那么孩子大脑中无数的突触通道就能得到训练和改善。这使得孩子在之后能更快速、更容易、更加自动化地思考。

     哈特在《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提到:“人类生命最初的三年是独特的,因为这个阶段的婴儿完全依赖他们的父母,得到他们的养育和语言。到了四岁,根据教育和干预项目,我们预期处于劣势的孩子会继续落在别人之后,甚至更靠后。”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内盛行一个疯狂的语录: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叫的学生。尽管这句话有多种版本的解读,但我此刻想到的是,学校影响不是万能的,家庭教育同样是需要的,尤其是生命来到世界的前三年。

      三、学生的学习动机该如何激发?

     克里斯坦森以购买奶昔的顾客为例来了解顾客是出于什么动机或需求来购买奶昔。还以宜家的营销模式来归纳其成功的原因是注重以不同方式整合消费者的需要。通过打比方,他得出结论:学生不是不爱学,而是没有找到学习的理由。学校的活动并没有以一种让学生每天都有成就感的方式整合——即便这种整合对于帮助学校完成任务而言极其关键。

     那么,让学生每天都有成就感的正确整合究竟应该怎么做呢?美国的Big Picture学校采取一种“以项目为基础”的学习策略,学生被分配到不同的小组,他们必须运用学校希望他们学到的阅读、写作、数学、科学和社科等知识技能来完成有意义的项目。这种策略整合了不同的科目,并且让学生积累了相应的经验,使得他们每天都能感受到成功,并且能和朋友们玩得很开心。这方面我有个类似的体会。在街头巷尾有一种游戏,就是投币后在规定时间内进行投篮,游戏机会自动适时地统计你投篮的得分,过第一关后,有资格进入难度更大的下一关,如此反复进行。如果投篮分数不过关,就Game Over。在和家人一起玩了几次这样的游戏后,从不爱打篮球的我,从那以后慢慢就开始喜欢上运动场上的投篮运动了。现在,我们周围的很多人在散步、跑步时都喜欢使用各种可以计算消耗的卡路里、步数、速度等信息的计步器,并且发到朋友圈,大概也是这个道理吧。

     克里斯坦森很自信地认为,以计算机为基础的学习能够达到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模式后,是可以实现让学生每天都有成就感的正确整合机制的。理由有两点:其一,可以根据软件让学生的成绩和课堂传授的内容能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行整合,这种整合能够帮助学生在每天的学习过程中感受到成功。学生的成就感常常源于软件中设置好的课程回顾和测验,这些程序要求学生在进入下一部分的学习前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所学内容。其二,如果每天教授的内容刚刚超出学生当前的能力——既不是太难,又不是太简单,学生的学习效果会达到最佳值。与现行的大多数学校使用的统一批量的教学模式相比,利用软件为每个学生定制难度刚好的课程要简单得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