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爱·相·随:谈如何“爱”学生——读《爱的教育艺术丛书》有感

[日期:2016-07-11] 来源:  作者: 严权纲 [字体: ]

爱·相·随:谈如何“爱”学生

——读《爱的教育艺术丛书》有感

福州屏东中学  严权纲

 

    正爱心可融化心灵之冰,爱心能开启智慧之门,它是沙漠中的泉水,是草地上的阳光,爱心更是做好教师的关键。读了《爱的呼唤》《爱的旅程》,第一感触就是--师爱无边。对于师爱这个话题亦有自己几番思考要表达。

    2014年9月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北师大师生代表座谈时说:“教师重要,就在于教师的工作是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工作。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习总书记提到好老师有四条标准: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和仁爱之心。他强调“要用爱培育爱、激发爱、传播爱”。然而关于“师爱”这个问题却一直“困扰”着许多老师。“为什么要爱学生?”、“谁来爱我们?”、“教师职业给了我们什么?”……也许当一个人告诉你要爱学生的时候,在你的内心会有类似这样千万个“问”奔腾而过。

“爱”是泛起的、萌发的,而不是别人告诉你的、教育你的、塞给你的某种“理念”。当你能够真正理解了教育,才会真正把这种爱从内心泛起。和所有类型的爱一样,它是生成的、培养的,有时候它也是“孤独”的,需要你去坚守的。周华健有首歌名字叫《爱相随》,我们且借用这一歌名,来诠释一下我们在教育过程中该如何“爱”学生?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的就是什么是“师爱”。

“师爱”和“母爱”、“父爱”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母爱如海、父爱如山,那么师爱则如日月星辰。母爱可以包容孩子的一切,父爱可以承载孩子的生命。然而母爱亦可让人沉溺其中,变成溺爱;父爱也会如山一般压得孩子喘不过气,变成负担和阻碍。

为何说师爱如日月星辰呢?幼苗生长离不开日月星辰,它忽远忽近、不离不弃,始终在那里,而那里就是它该在的地方。近了、远了都不好,缺了、少了更不行。它为你阳光普照,为你指引方向。孩子会因为有了它,而复苏、而生长;也会因为有了它,而前行、而憧憬明天。

我们许多老师混淆了师爱与母爱、父爱的区别,把关心、关怀当成师爱,迫于某种需求被迫去爱或者以不当的方式去爱。这样的“爱”多了一些莫可奈何,久而久之各种情绪堆砌之下,因爱生恨,痛恨这一职业。无法摆脱之余,各种职业倦怠扑面而来。

我认为的师爱应当具备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师爱应当是有距离的。

那种与学生“亲密无间”的师爱,是有弊端的。亲密无间仅适用于人与人,而不适用于人与群。教师这一职业需要面对的是群,我们公平公正地对待教育的人与事,就是对“群”的最好教育。有时候孩子们更看重的是老师怎样对待他和他的伙伴们,因为他宁愿相信他的同伴,而不是老师。这就是所谓的同伴效应。一旦同伴们都认可某个老师,那他也会愿意以得到这个老师的认可为荣。否则他们不会冒着得罪同伴的“下场”而去亲近某个老师,因为这意味着“背叛”和被“孤立”。

与学生亲密无间的这种师爱,另有一个弊端是有可能会让孩子混淆了师与生的界限。你可能会因为靠的太近,灼烧了他们;也可能因为靠的太近,不能给他们方向和远方。一旦让孩子们觉得“你对我不好”,他们就有可能“因爱生恨”,这是适得其反的效果。如果是异性师生之间,甚至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其后果不难想象。

第二,师爱应当是有温度的。

爱是温暖的,让人觉得舒服的。师爱就像一杯保持温度的水,什么时候喝它都让人舒服。我们常常看到这样一个画面,妈妈端着一杯水追着自己的孩子让他赶快喝掉。全然不顾孩子到底渴不渴,这时候想不想喝。因为妈妈觉得这时候你应该渴了,需要补水了。的确,也许这时候他们是需要补水了,可是他们仍然专注于其他一件事情上,我们何必急于打搅他们呢?只要记住,他会渴的,当他感觉到渴的时候,会跑回来喝水,如此就好。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把水温好,不冷不烫,让他们喝的舒服。哪里舒服,哪里就会是孩子们的归巢。爱他,就要选择相信他。相信,会让你的爱保持温度。

而我们见过的许多师爱,是以疾风暴雨般的方式,倾泻而下。把孩子们浇透后丢下一句话:“我这都是为你好!为你的将来负责!”在孩子们看来,这就好比被你打肿了脸,然后你告诉他:“这样做,会让你看起来胖一点、富态一点”一样不可接受。这样的温度是孩子们不能接受的,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里。有温度的爱,才是孩子会接受的,才是能起到作用的。指责、批判、质疑、纠正,不是师爱的方式,它会让师爱失去温度。然而我们更习惯用这样的方式,去诠释对学生的“负责”。其实,我们仅仅是孩子们一生众多“人生导师”中的一个,急切会让我们丧失理智,让爱失去温度。等待花开才是匠心所在,才是师之道也。

第三,师爱应当是感性的。

与父母之爱不一样的是,父母之爱本质是感性的,它需要一份理性去中和。而师之爱本质是理性的,它需要一份感性去中和。所以我们才需要去强调师爱的感性。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混淆了教育和教学,会不自觉地用教学的方式去做教育。一切按部就班,按照某种教学法的模式套路,灌输、讲解、训练、解答。我们比较喜欢给孩子一个“标准答案”,像解题那样去教育孩子该怎么做。这样“理性”的说教,实则是剥夺了孩子探索世界获得成长的权利。

《西游记》我们都看过,有人说观音菩萨才真正是孙悟空的老师,她把孙悟空放在唐僧那里,当孙悟空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会尽量帮助他;孙悟空心里有委屈的时候,也会来找她倾诉。观音菩萨不赞成唐僧动不动就驱逐孙悟空的做法,但是她知道这是孙悟空成长的必由之路,她也知道唐僧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她不能将一切说透。所以真正的理性,不会直接告诉孩子事情背后的真相,而是引导他们在追求事物本质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的判断、鉴别和感悟能力。

师爱的本质应当是理性的,但是呈现方式需要感性。只有这样,孩子遇到困难才会第一个想起老师,我们才有机会帮到他们。而现实往往是孩子遇到一些事情,第一反应是“打死我也不说”。这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孩子与父母之间,这都说明了理性感性倒置所带来的后果。师爱是理性的,呈现方式需要一份感性,父母之爱是感性的,呈现方式需要一份理性。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老师和父母的区别。

 

 

这个“相”我们把它定义为“相处”,“爱”是在相处过程中生成的。

与学生相处是师生之间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最难的一件事。师爱是在师生相处过程中生成的,而不是一开始一个老师就可以如何如何爱学生。老师爱学生和学生爱老师,这是相互的。那么在与学生相处过程中如何“俘获”孩子们的“芳心”呢?以下三点可以一试。

第一,尊重处境

“Hold不住了!”这句话是许多老师现在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时代在变,教育对象也在变,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呢?与其说我们Hold不住学生,不如说我们Hold不住自己,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其实我知道,教师的这种焦虑感是来自于对教师威信倍受挑战。

学生有时候像鸟儿,他们属于天空,他们需要自由飞翔,与其总担心他们不回来,不如想想如何让他们能回来。总靠一根绳拴着他们,不是个事。在我看来,能让孩子们回来的方法不外乎就是尊重,这也是教师威信的源泉。

尊重学生,尊重学生的不利处境,尊重学生在不利处境下做出的出格的事情。任何人都有处境不利的时候,无论这个处境是谁造成的,然而在那样的处境中,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会让他们做出许多在我们看来是“十恶不赦”的事情。我们常常也会因此,给他们贴上某种“标签”。总体来说,没有哪个人希望自己是一个孬种,没有哪个学生不希望自己是一个在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其叛逆之举必然有其客观因素左右其主观故意。当学生犯错之时,暴怒、恐吓、找家长其实学生已经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教师的这种“尊重”势必出乎学生的意料,从而安定了学生防备的情绪,为我们的后续教育打开方便之门。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不要把学生推离我们,而要把学生拉回我们身边。俗话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任何人都需要尊重和理解,尤其是这样的孩子,尊重他们的结果是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一个会懂得尊重处境的老师才是真正理解师爱精髓的教育人。

第二,主动欣赏

尊重的表达方式是欣赏。欣赏与表扬不同,表扬可能更偏向于在口头,欣赏则更多发自于内心。发展中的孩子已经不满足于那种“你很棒”的奉承式鼓励,那会让他们感到不自在。他们需要的是内心的“自我认可”在教育者的嘴里有依据地表述出来。换句话说,他们希望自己的“帅”,用低调的方式被你发现和认可。所以才需要在“欣赏”前面加上“主动”,因为这些可被人欣赏的元素经常在不经意间被我们忽视。

欣赏才是师爱的方式,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我们欣赏学生的领域过于狭窄了,无论如何总是绕不开课堂、学业、表现等等。学习和考试并不是每个人都擅长的一项工作,每次考试也总有高低之分。那些学习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孩子,无论我们怎样欣赏,他们在学业方面总是难以做到自信。久而久之,我们会发现和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因为对学业不自信,而对学校生活不自信、面对老师和同学不自信。这就打了一个死结,使我们陷于被动。

孔夫子说:“有教无类。”在实际教育教学中实则“有类”,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擅长,并非每个孩子都擅长学习。而学习是一个触类旁通的过程,我们教学的不成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专注于教材、大纲,而对促进孩子“旁通”的“类”一概封杀。那些暂时考试不成功的孩子,却恰恰在那些领域颇有“建树”。所以主动欣赏学生就应当把他们当成人,而非学生,不断创设情境、创造机会,让他们的擅长得以展现。当他们以自信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亦会对学业产生需求、确立动机。教育“目中有人”,这太重要了!

第三,善于塑造

欣赏的最佳方式是塑造。我们这里所说的“塑造”指的是在了解学生的基础上,在一些场合有意识的曝光加工这些学生身上的闪光点或者是你对他的期望值。这就像雕塑一样,从属性上说,它们其实就是一堆泥巴,是雕刻家发挥创造性,根据它们可塑的属性,不断打磨而成。大多数情况下,学生受到的赏识越多,他们对自己的期望就越高越努力,这种肯定会使他们确认自己的判断,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惊喜,他们的下一次努力就会更有信心。当成就欲一步一步地得到提升,他们的潜力就逐步地被挖掘出来。这就是“支点效应”,让他们有了一个不“低人一等”的信心支点。

可是在许多时候,他们并不清晰的发现自己存在某种可能性,甚至不敢想象。特别是那些学业成绩不理想的孩子。这就需要我们慧眼识英雄,去发现那些可能性,并不断加以塑造。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要有充分的耐心,宽广的视野。不应当被繁重的教学任务给蒙蔽了双眼,有时候孩子们考不好,是因为我们让他们局限于课堂和教材而学不好。学得好,才会考得好。

 

 

此“随”可以是随和、随机、跟随,就是不能是随便、随口、随意。教师这一职业是极容易产生倦怠感的行业,因为“见多了”,所以我们常常对待学生、处理问题显得随意随性。也许是我们认为自己在孩子身上已经倾注了许多,爱之深责之切理所当然。所以一些话可以随口而出,一些事可以随意而为,全然不顾孩子们的感受。

我们可以这么认为:我们是在做人的工作,不是在做学校的工作、教学的工作。一旦被“做学校工作、教学工作”的想法所绑架,势必“目中无人”。而成就你喜怒哀乐、功成名就的却是这些被无视的“人”。

学生喜欢什么样的老师?是随和的老师,是随机应变的老师,是无论如何他(她)都在那等我的老师。也许我们会认为太随和,孩子们会造反,会控制不住,其实不然。例如一堂课,如果我们上课的时候告诉他们为什么要学习这一内容,在今后生活中哪些地方可以用到,而老师平时在生活中是怎样用到的。这势必会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可是我们总是习惯于用“这一知识是考试重点”来“胁迫”学生学习。其实当孩子们明白了“不管学习哪一项技能,都是为了让生活更加美好”的时候,他们就会学会自我控制,而不是被你控制。

大师作画,随心挥洒,笔到画成。我们要修炼这样的境界。孩子就是一张画布,我们有时候太依赖于开展某个活动、举行某个班会、进行某个促膝长谈来教育他们。生活即教育,和他们相处过程中,有太多教育契机了,是我们麻木和忽视了。随和一点、随性一些,你会发现他们离你不远。当然前提条件是我们要有一颗有爱的心,随心前行,才会品尝到爱的回报。

 

心中有爱,则爱相随;心中有情,则情相伴。爱心是世上最美的语言,爱心是人间最好的风景。爱在心头,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爱在心头,喜迎人来人往、潮起潮落。也许当有一天,你下定决心要做一名教育的痴行者的时候,我们才有资格说:“我懂了师爱,学会了师爱!”也才有可能成为习总书记说的好老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